那裡本來有一堆火紅跳動,炙熱燃燒著的材火
現在只是冒著徐徐即將熄滅灰煙,緩緩燃燒著剩下材火的火堆

過度燃燒的材火,剩下的是一堆即將失去溫度黑炭般的煙灰
風一吹,就這樣飛向天邊消散在空氣之中

你只能依循那冰冷的岩磚上,被猛烈燃燒過的痕跡,去看到炙熱的曾經
但痕跡無法感受溫度,過個幾天的澆淋
最後什麼都不會留下

感傷嗎?
一點都不,屋子當初點起火堆,沒有照顧,自然材火會有燒盡的一天
燃燒殆盡後的結果也是所有人都預想的到

房子以為有誰會為了這溫暖留下
卻忘了溫暖是營造出來的,需要仔細維護
滅了,走了
房子大概也不會知道遺失材火後那突然一陣的暈眩是什麼
房子會等著下一個走進來的人,等著那來人帶著材火再度燃燒
上演了一遍又一遍地燃燒與熄滅,重覆著最孤寂的部分

悲劇原來是可以預言,看著覺得難過,
隨手拿了一個玻璃瓶子想裝著悲傷吞下去或者丟出去
卻沒預掉到悲傷填滿整個透明玻璃瓶,溢出滿出,
只好拿著瓶子走出屋外倒掉,用軟木塞塞住不在裝進任何一點東西
悲傷被噤聲了,哭笑一片鴉然
過度填塞的結果,就是最後什麼都丟棄

屋內傳出來的笑聲,承載了萬丈惆悵,屋子只顧猛烈燃燒著材火
善感成了惡臭,不捨成了墮落




啊~
心裡知道啊,唇口卻說不出,恩恩啊啊的卡在喉頭上上下下
就算嘴巴說出來了,說出來後心裡似乎也不是那樣想了


創作者介紹

【.不如歸去.】

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