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minic Wilcox的作品Notes Tattoo讓我想起高中時我手背上時常都是滿滿的Note
我的記憶力不知道是不是從16歲那年瓦斯中毒後開始退化
我昏迷在家中超過三個小時,後來打了一整天點滴,
頭痛到幾乎你可以感覺到腦漿激烈地滾動燃燒著,似乎就要從頭殼迸裂而出
眼淚鼻涕都無法控制,你只想用力地一頭往牆上撞去,覺得才會因此比較痛快

從國小擔任起學藝股長後,一直到高中持續擔任學藝股長
可上了高中後,我始終記不得每一個同學的臉孔和名字直到高二下學期
每當老師交代的重要事物,同學交代的重要訊息
隔天需要帶來學校的物品
我都非得抄寫在手背上才能記憶
還好我左右手都能寫字,兩隻手背都可以使用


後來我就改用隨身的小記事本了,上面仍舊密密麻麻的字
現在是電腦和手機隨時幫助我的大腦記憶,還有提醒功能!

再也不用手背上寫的密密麻麻的事項了

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