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恍恍惚惚的睡眠中突然驚醒,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
今天一整天身體都不是很舒適,一早醒來全身疼痛的不得了
試圖做了半個小時荒廢一年的瑜珈,但是結果並沒有讓身體的筋骨肌肉鬆弛軟化

今天一天不知道為何一直想起徐子婷,
可能最近許瑋倫的新聞太多,多少還是影響了心情
雖然離開的方式不同,但是對於活下來的人而言,難受的感覺是相同的


徐阿B在我去LA那年離開,剛好是我們回來台灣一個月左右的事情
要回台灣前不久,我還在LA突然的與小A提到她,說我回來想找她拍照

她離開的那天,我跟老母去吃飯,回家的路上經過統領正後方市民大道
看到一堆的警車和救護車,心裡還想著發生什麼事
聽到路人說似乎有人自殺,
我還和老母說"真是自私,怎麼不想想活下來的人要怎麼面對"
回到家沒有立即看新聞,卻在半小時後,接到小A的電話
她很冷靜的問我有沒有看電視,告訴我徐子婷從統領跳下去了,她跟千現在要去現場
我立刻打開新聞,看著沒有辦法進到腦裡的畫面

隔天,小A打來給我,我們都沒有哭,因為感覺上,一切都好像不是真的
精神恍恍惚惚,只覺得好像做了一個夢一樣

我跟阿B的感情並不是說非常熟捻,千和小A則和阿B是姐妹滔
千是接近情緒崩潰,小A恍神,而我只是一片空白
我跟徐子婷只是一起喝過酒,一起上夜店,一起和千和小A喝下午茶
偶而聽她表演一些好笑靠杯的事情
我在大學最後ㄧ個model公司,是徐子婷的前公司,是徐子婷介紹去的
徐子婷的前男友是我們國中同學,是我的天敵
我們的熟捻程度大概就是這樣
但是她走的時候,我仍然哽咽的無法說話

阿怪寫了一首歌給她,那陣子我和小A反覆著聽,沒有辦法說什麼
仍舊覺得一切都好像做了一個夢,好不真實

不久後我夢到過一次徐子婷,她跟我說她很好,我還告訴了小A和千

徐子婷走後,這好像是我第一次完整的說了些什麼
因為那時候只覺得太不真實,無法成言

當時新聞炒作的嚴重,一些其實不相干的人,不斷的吵
其實,對認識她的人而言,當時只想要一個安靜,
那些網友的吵鬧,只是像深夜電視雜訊一樣,讓人想要關掉
我並不想參與那些雜訊,於是在當時我們幾個在自己的交友版
都只有一句,希望她好走的字句,沒再多說什麼
也不想讓更多人發現,而跑來與我們在多詢問什麼

這幾天新聞不斷不斷24小時播放著關於許瑋倫的新聞
我想或許我多少還是受到影響,而想起一些當時的感受


即使離開的方式不同,對於活下來的人而言都一樣難受

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