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寫任何東西都很容易被誤解,就連寫個故事我想也是
所以我必須在這個故事開始前,先說明
安德魯斯的故事,並不是要說安德魯斯是一個偉大的人,也不是要說安德魯斯和他的朋友多麼具有憂患意識,
安德魯斯的故事,只是單純要陳述,阿努比斯村不幸的悲慘故事。

也許阿努比斯村擁有一個快樂的開始,中間也曾經發生不少快樂的事情,
安德魯斯的朋友和阿努比斯村的居民們,看起來都是這麼機智、迷人,也很可愛,
只是他們的運氣實在太壞,於是阿努比斯村漸漸充滿絕望

阿努比斯村,是阿努比斯村的祖先們發現開墾的,當然這是廢話,
阿努比斯村位在優渥的土地上,幾乎是不論種什麼耕物、植物,都能長的健壯、茂盛
阿努比斯村的西方有綿延不絕的溪水,溪水清甜滋潤,
也許偶而在某些季節會有淡淡的雲霧壟罩阿努比斯村,
但並不影響阿努比斯村所具有的優勢,只是加深了阿努比斯村夢幻的色彩

擁有如此優勢的地區,外族總是每每希望能夠佔據收服這塊土地
阿努比斯村的祖先便收服了胡狼群,聚集了胡狼群,再阿努比斯村一起共同的生活保衛著

基本上胡狼雖然是肉食性動物,但體型不大,通常和一隻中小型的狗差不多大
不論是老虎、獅子、豹、獵豹等等,個別戰力都比他強得多
胡狼族群又不夠大,無法用「狼海戰術」,稍大型的草食獸也無能去獵捕
不管在哪個地盤內都沒辦法當老大,為了生存,通常有什麼就吃什麼
於是,當有人收服胡狼供給他們生存,不用擔心下一餐,只要做好本份,何樂不為
於是胡狼群便和阿努比斯村的村民們開始共同生活著

一直以來村民們自給自足的耕種,眷養牲口、外出打獵餵食胡狼,供給胡狼糧食
而胡狼,則負責保家衛國,保護阿努比斯村的居民,免於被其他外族侵犯

也許是過了太久安逸的生活,胡狼的本性漸漸的沒有辦法抑制,
他們想要獵食,而不是被餵食,
安逸太久的環境,讓他們想要離開阿努比斯村,自己開設新的生活方式
於是他們內心裡蠢蠢欲動的情緒日益壯大。

那一天安德魯斯仰面躺在草叢中,看著滿天星空,昏昏欲睡
遠處卻突然聽見微弱的胡狼嚎叫,平常胡狼偶而的嚎叫,大家都不放心上,也不知道那天怎麼了
安德魯斯就是一陣小小的不安,於是起身往聲音的方向走去
走到阿努比斯村的西邊小溪那,安德魯斯看見一小群胡狼,
牠們眼睛一閃一閃地放出黯淡的金光,細長的身軀在月光和湖水的反光下,閃閃晃晃
在六月的盛夏,安德魯斯卻不知所然地感到寒意,那些平日每天相處甚安的胡狼們
卻開始讓安德魯斯心裡莫名的感到害怕。

胡狼們漸漸地露出了本性,偶而他們會一小群突然地盯著村民們,一動不動
也有次,胡狼突然衝過去咬住一個小女孩的衣襟,咬的很深,遲遲沒有鬆口
因為村民們,信任胡狼已經太久,只以為小女孩身上或許有個什麼害蟲
於是胡狼只是保護小女孩罷了

但是這樣的情景,看在安德魯斯和同樣與他有相同感受的幾個好友們眼中
只是強大的增加了他們的不安

只是他們無從肯定,畢竟長久的相處,讓他們仍舊無法忘記,胡狼曾經給予他們的保護
但是這樣的情緒,跟著胡狼漸漸轉變的態度,不斷加深,並且日發確定

每天提心吊膽害怕並且難過的安德魯斯以及他的朋友,每天在這樣的環境下,情緒緊繃無法入睡
他們總是緊盯著胡狼群的一舉一動,期望著一切都只是他們過度反應
試圖在胡狼已經變調的行為中,找到一些合理的解釋

每當胡狼走近村民,安德魯斯就試圖插入胡狼與村民的接觸
你是不是餓了?我可以給你肉塊,還是渴了,我可以打水給你
可以的話,不要去打擾村民開心的玩樂
安德魯斯和他的朋友,試圖的暗示村民他們的不安,但也許這樣的看似平衡的生活沒有人想要打破
安德魯斯和他的朋友漸漸也只有彼此,只有他們能互相了解,為何他們每天情緒緊繃的生活著

胡狼發現了安德魯斯和他的朋友注意到他們的舉動
於是胡狼對安德魯斯與他的朋友瞇起眼睛,呼吸急促地盯著
那一天,胡狼和安德魯斯他們一動不動地站著,互相緊盯著,胸脯起伏不斷
一股苦苦的、有時只有緊咬牙關才能忍受的氣味散發著

胡狼和安德魯斯以及他朋友們的戰爭,從那天開始了
他們互相叫囂的戰爭浮上檯面,村民不能理解,為何要對那保護他們的胡狼齜牙列嘴的叫囂
其實安德魯斯和他的朋友,又何嘗開心


我們要保衛自己啊!他們會用他們的尖銳的爪牙,和他們被養大壯碩的身體,把你們成群成群地殺死

你誤解了我們,我們只是在幫助你們,假使有天你們村民們,不再需要我們保衛,不在供給我們食物
我們也很樂意,我們會找尋我們其他的生活方式的,也許我們跑到沙漠裏去,組一個新的家

說完,胡狼把頭低下來夾在兩爪之間,用舌頭舔著腳掌,用爪子擦洗著臉頰,似乎要掩藏那種令人厭惡的心情

我恨不得立即縱身逃出你們的包圍圈,安德魯斯以及他的朋友們,恨恨地說


幾天後,雲霧壟罩了阿努比斯村,平常只消兩三天便會消散的雲霧,轉變成了濃霧
狠狠地壟罩了阿努比斯村,只看到濃霧,日漸噌厚,遲遲沒有散去的跡象

就在濃霧壟罩的第二週晚上,胡狼衝近了村莊,安德魯斯和他的朋友發現
衝上去試圖地阻止胡狼,兩方瘋狂地叫囂著,胡狼也狠狠地撕裂了安德魯斯和他的朋友
安德魯斯和他的朋友,知道他們不再有辦法,能繼續保持阿努比斯村已經傾斜的平衡
於是帶著被咬的殘破不堪的衣服和已經不健全的肢體,以及僅剩一口氣的靈魂
在隔天一早,搬離了阿努比斯村

剩下的村民,有的疑惑不解,有的諷刺嘲笑
看著安德魯斯以及他的幾名朋友,帶著包袱和家當離開了安逸的村莊

安德魯斯和他的朋友,離開後養著傷,偶而為過去的一切難過
而不明究理的阿努比斯村,在濃霧持續壟罩的第四周,接近崩塌的瓦解
胡狼進入了村莊,開始啃咬村民
濃霧已經太大,無法清楚看到道路,村民已經不知道阿努比斯村現在究竟長的什麼樣
對於自己的未來生活也跟著濃霧一起失去方向

安德魯斯和他的朋友,在阿努比斯村的外面,偶而收到以前在阿努比斯村剩下的幾名友人的信件
看著為他們感到難過,當安德魯斯和他的朋友帶著難過又無能為力的感受離開的時候
就知道,阿努比斯村剩下的日子不多,只是,不能再繼續保護著那些本來仍舊快樂享受生活的朋友
對安德魯斯而言仍舊是一件令人感到哀傷的事


我不知道阿努比斯村後來變成怎樣,因為安德魯斯不再告訴我了
安德魯斯只是默默的為他原本美麗的故鄉感到難過
本來美麗而歡樂的阿努比斯村,變成一個充滿絕望的村莊
真是多麼令人感到不幸和悲慘
創作者介紹

【.不如歸去.】

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