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看著各處散落的不負責言論,我有一種覺得,或許我不該在繼續公開的寫下去,當初譚醫生告訴我,我可以嘗試著用寫日記來抒發情緒,我的手寫日記本一本一本堆積,從開始那充斥情緒性的暴力,到現在轉換到網路上,按著鍵盤,我說,也許字裡行間的我,是我,也可能不是我,而這些不負責的言論,也許它已經轉換成為另一種負擔。

對文字內容要負責,甚至可能連選擇的平台也得仔細思考,好像走到哪,妳都得對別人負責。老鼠說,她不喜歡那些有影響力的人,濫用影響力,去煽動別人的情緒,煽動別人做出不見得正確的事情和想法。也曾經,有人和我說,"妳是一個很有影響力的人妳知道嗎?但是妳應該要帶給別人好的影響",雖然他並不是要說我給別人不好的影響,但或多或少吧,也許在我不自覺的情況下,影響了別人,我試圖問了我身邊親近的人們,我是不是,真的很容易影響別人?

我在想,也許有一天,我會選擇再也不公開的寫日記了。

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