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職稱仍舊掛著某部門的副理,搬進了新的個人辦公室,木製噴上亮光漆的大型辦公桌,高級而舒適的辦公椅,不用再擔心我歪掉的脊椎,會因為久坐而感到不適。

我的左手邊,擁有一片等腰的大窗,俯視過去,是大台北的都市景色,我的辦公室,在101的頂樓。

辦公桌的前方三四步的距離,有一組小型紅色布製沙發和純白色中型咖啡桌,沙發面對著牆,牆上掛著白色布幕,抬頭看天花板正中間,居然擁有個人的投影機。

我有三個得力聰穎的好助手,兩名男生一名女生,不好大喜功,沒有過分的心機,但對於工作,都擁有足夠的企圖心,盡力做好每一份工作。其中叫小偉的那個男生,小我三歲,十分聰明,交代過的事情不會忘記,會幫我紀錄下我所容易遺忘的每一件事情,當我過分忙碌時,會提醒我必須放鬆,當我過分投入工作遺忘我的情人時,小偉甚至會對我發脾氣,要求我必須馬上打電話給男友約吃飯出去走走。

我記得公司上上下下幾乎八成主管、員工的個人喜好,我是我們經理的得意助手,替他打理了每一位客戶,處理每一件繁雜的案子。

每天行程排的很滿,會議多到佈滿整個行事曆。我變的較為圓融,脾氣也溫和許多,做事仍舊條列清楚,所有的事情都清楚記在腦子裡。

公司裡的會議室,乾淨清爽,大大小小的重要會議都在這裡完成,我非常喜愛那個溫馨明亮且舒適而不令人感到過分嚴謹的會議室。那天中國和美國的大客戶,總裁和多位經理一起與我們開會,討論著重要的合作案,但是氣氛總是和睦。

我蓄著及腰的黑髮,穿的規規矩矩但還是喜愛穿著牛仔褲配一雙低底高跟鞋,我26即將27歲。

昨天晚上我做了一個這樣的夢,非常的忙碌但是卻十分開心的愛著我的工作和公司每一個人。

我對於工作理所當然的擁有企圖心,但我不喜歡與人爭權奪利,踩別人屍體往上爬,或者傷害別人,用心機去巴攬著功勞的行為,也不是我的習慣。我仍舊希望,能夠成為有所幫助而非傷害別人投機取巧、好大喜功的一名員工,我不喜歡那種功勞留給自己,責任要求別人承擔的人,好就大家一起好,只要有能力,又何需擔心別人看不到,又何需擔心別人在後面動手腳,時間會證明人心,會證明能力。

做這樣一個夢,我想我的潛意識或許是告訴我,我反省與休息的時間快要結束了,當我準備要在投入下一份工作後,我想我或許又會開始一場辛苦忙碌的工作戰爭,我確確實實是一個極度工作狂的人。

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