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失眠的情形並不特別嚴重
但卻做了一整晚的惡夢
於是今天特別早起

我在想或許輕鬆不在意的言談和心情
只不過是一種逼迫自己逃避不在去面對碰觸
實際上的潛意識裡,我們都還是一樣

說傷害其實是一種太過嚴重的指控
是個人個性造成留下的陰影,並非外人所刻意刻劃出的傷痕啊

好像一個魚骨頭不小心的吞下,
那一瞬間,痛的要死
卡在喉嚨中,你不動,它便好似安然的卡在那
一但再度吞嚥了什麼
那骨頭就又上上下下的刮著食道
但因為已經習慣了那股感受
於是並不那麼的痛
只是感到不適罷了

我也沒想到會做怪異的惡夢
也不能說它是個惡夢
但總之絕對稱不上是個開心的夢就是了....


創作者介紹

【.不如歸去.】

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